眼球
指数丨中国香蕉生产贸易现状及新的发展机遇初探
发布日期:2022-05-11 19:26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国香蕉种植分布于广东、广西、海南、云南、福建、重庆、四川、贵州、西藏和台湾等地,但主要集中于广东、广西、海南、云南和福建,这五个省份种植面积及产量占比全国超过98%。我国种植生产的香蕉主要满足国内市场需求,出口十分有限。

  国内香蕉种植主要分布于亚热带地区,气候因素导致不同主产省区难以实现全年生产,一年中只能集中在几个月内上市。由于香蕉主产省份的地理位置存在差异,导致上市期并不一致,由此形成了主要香蕉种植省份交替上市的情况。又因为存在霜冻、寒潮等低温气候影响以及人为调整留芽改变上市时间等因素,导致上市期和收尾期并不固定,提前或推迟一个月都有可能,因此容易出现前后上市省份集中上市的“撞车”现象。

  五大香蕉主产省区上市期不同,且单一省份难以实现全年生产,但接替起来则可以基本实现香蕉全年不间断供应。

  海南上市期为3月-6月,到了每年4月份,海南香蕉在云南、缅甸和老挝的香蕉逐渐收尾后开始接力上市。海南南部产区上市时间主要集中在4-5月份,中北部产区上市时间主要集中在5-6月份。但遇到气温较高,香蕉生长较快,海南香蕉上市期会有所提前,3月初,南部产区部分香蕉园就可以开始上市。

  广东上市期为6月-9月,6月中旬之后,海南开始逐渐收尾,广东粤西产区及广西部分产区早批次香蕉开始上市,主要以广东香蕉为主,广西只有小批量,广东香蕉则持续供货到9月份。

  广西上市期为9月-12月:进入9月份,广西开始上市,这个时候除了广东还有尾货外,其他产区均仍处于生长期,广西香蕉占据国产香蕉的大部分市场。

  12月之后一直到次年3月,云南香蕉是市场供应的主力,同时,缅甸和老挝香蕉也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是香蕉生产大国,全球排名中位居第二,仅次于印度。据《中国农业统计资料》和农业农村部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香蕉种植面积(不含中国台湾)达到33.04万公顷,产量约为1165.6万吨。其中,广东、广西、云南、海南和福建香蕉种植面积分别为11.13万公顷、7.85万公顷、8.45万公顷、3.33万公顷和1.16万公顷。

  2015年以来,受行情低迷、香蕉枯萎病、种植成本上升等多重因素影响,蕉农弃种情况严重,主要产区省种植面积都所有降低。根据国家香蕉产业技术体系经济岗位和综合试验站抽样调查,2020年香蕉种植面积、收获面积和产量预计达31万公顷(465万亩)、27万公顷(405万亩)、990万吨,相比2019年分别下降6.2%、14.4%、15.1%,受枯萎病、疫情和市场行情等因素影响,收获面积和产量下降幅度较大。

  尽管中国香蕉年产量在千万吨级别,但由于中国的香蕉消费市场庞大,国产香蕉尚不能完全满足国民的消费需求,近年来我国对进口香蕉的需求不断攀升,中国香蕉进口主要有海关和边贸两个途径。

  其中海关进口方面,根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香蕉进口194.1万吨,而这个数据在2021年,仅为81.87万吨,8年间增长了近100多万吨。2020年虽然受新冠疫情以及海运运费成本高涨影响,中国香蕉进口量有所减少,但仍维持在174.69万吨。

  边贸进口方面。我国香蕉边境贸易主要从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进口,老挝和缅甸进口数量最多,疫情对2020年边贸进口影响较大,缅甸香蕉约有50%,即50万吨的产量无法返销国内,直接熟烂在树上,综合估计2020年边贸进口香蕉约为140万吨,同比减少28.2%。随着罂粟替代种植、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立及“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加之国内产业发展环境的改变,香蕉“走出去”到东盟国家步伐加快(老挝、缅甸、柬埔寨、泰国和越南等),而老挝、缅甸等主要通过边贸出口到中国,2014-2019年从老挝、缅甸、越南等国进口的数量约占海关进口和边贸进口总和的59-65%,每年平均180万吨,从东盟国家通过边贸进口的香蕉量并未统计到国家海关数据,意味着每年中国香蕉进口总量在350万吨以上。

  香(大)蕉是重要的水果和粮食作物,2019年位居世界水果产量第二,是世界鲜果贸易量最大的水果,也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农民的主要食粮,全世界有近5亿人以香(大)蕉为主食,占总人口的近7.14%,发展中国家约有4.1亿人每天从香蕉摄取的热量多达1/3。

  在世界范围内,香蕉生产、贸易和消费的集中度都比较高。2019年前10位国家收获面积总和占世界香蕉收获总面积的60.62%,前10位国家产量总和占世界香蕉总产量的71.54%;世界香蕉出口前10位国家的出口量和出口额总和占世界的83.72%和79.19%。

  出口方面,全球香蕉出口量排名前3的国家分别是厄瓜多尔、危地马拉和菲律宾,这三个国家的香蕉出口量总计占世界香蕉出口量的一半以上,香蕉出口集中程度较高。

  进口方面,2019年全球香蕉进口前10位国家的进口量和进口额分别占世界的69.158%和69.79%;前10位国家香蕉消费总量占世界总量近70%。美国、中国、俄罗斯、德国、比利时位居世界香蕉进口的前5位。由于香蕉是热带水果,主要集中种植于热带和部分亚热带地区,世界主要香蕉进口国中,除了中国,其他国家很少甚至不种植香蕉,对外依存度非常高。

  各主要香蕉消费国由于地缘和历史发展等因素的影响,产品进口来源也有很大不同。欧洲、北美、俄罗斯国家的进口香蕉多来自拉美国家、加勒比地区和非洲地区,诸如厄瓜多尔、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多米尼亚、科特迪瓦、加纳和喀麦隆等。而中国、中亚以及中东地区的进口香蕉则多来自于菲律宾。

  细分来看,美国香蕉进口来源国主要有危地马拉、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及洪都拉斯,进口量排名前四的国家占比均在10%以上,其中危地马拉更是在40%以上。总进口量排名第二的俄罗斯进口来源集中度更高,仅从厄瓜多尔一国进口的香蕉占比常年保持在90%以上。

  中国主要有五大香蕉进口来源国,分别是菲律宾、厄瓜多尔、越南、缅甸和泰国。由于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地理位置较近,香蕉品质也较好,中国进口的香蕉多来源于东南亚地区。

  欧洲方面,比利时是欧盟中香蕉进口量最大的国家,进口的香蕉主要来自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以及厄瓜多尔等美洲国家,但进口的香蕉并非全部本国消费,而是主要用于转口贸易。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显示,比利时、荷兰作为欧盟主要香蕉进口国,2019年香蕉进口量分别达到117.82万吨、101.59万吨,与此同时,当年香蕉出口量分别为94.72万吨、81.41万吨,本国消费均在20万吨以内。

  世界粮农组织(FAO)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香蕉产值为309.07亿美元。按照产值排序,在全球农产品中排第20位,在全球水果生产中香蕉仅次于葡萄。作为拥有巨大产值效益的香蕉产业,随着世界经济增长和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仍在逐年增长,2000年世界人均香蕉消费量10.94公斤,2019年达到15.41公斤,年平均增长率为1.82%。据英国的市场研究公司IndexBox的国际香蕉产业趋势报告显示,2017年到2025年期间,香蕉消费量的增长率预计平均每年增加2.0%,到2025年时,预计香蕉的全球市场容量将达到1.36亿吨。未来,成长性的香蕉消费市场将备受产业关注。

  世界香蕉主要消费地区有非洲、美洲、欧洲和亚洲地区,包括欧洲的欧盟、俄罗斯,美洲的美国、哥伦比亚、巴西,亚洲的日本、韩国、印度、中国、越南、印尼、中亚以及中东等地区,非洲的安哥拉、坦桑尼亚等。但除印度和中国生产香蕉外,其他国家并不生产香蕉,这些国家的香蕉消费以进口为主。特别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香蕉被认为是健康营养的食品,在生活节奏快的日常生活中成了既快又方便的选择,因此,美国和欧盟是全球最主要、最稳定的香蕉进口地区。其中,欧洲地区的香蕉进口量占全球香蕉进口量的比例一直维持在25%以上。

  印度和中国虽然都是香蕉生产大国,但与印度几乎不进口香蕉不同的是,中国每年仍需进口上百万吨香蕉以弥补市场缺口。尽管中国本国自产香蕉,并且产量居世界第二位,达到千万吨以上,但是由于国内消费市场庞大,每年仍需进口大量香蕉以满足需求。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中国香蕉年进口量均在百万吨以上,并且以较高的速度增长,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三年的年度增长率分别为17.12%、48.65%、25.60%,对全球香蕉贸易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香蕉进口国很有可能取代传统进口国,支撑、带动世界香蕉贸易发展。

  从全球香蕉主要进口国历年进口量的增长来看,传统香蕉进口国德国、日本、意大利、比利时、英国等国进口量基本稳定,而俄罗斯、中国、荷兰、伊朗等国的香蕉进口量增速较快,尤其是俄罗斯,2019年香蕉进口量达151.24万吨,香蕉进口量世界第三。因此,除了中国以外,俄罗斯、伊朗也是未来重要的进口香蕉消费国,对于香蕉贸易商而言,这些国家存在巨大的发展空间。传统国家已经很成熟了,近年来进口量趋稳,甚至有的国家进口量开始下降。因此未来,无论是香蕉进口国还是出口国,既迎来机遇,也面临挑战,新兴的进口国需要更多香蕉,主要的香蕉出口国需要另辟新的市场来保障和促进香蕉出口,全球香蕉进出口贸易的格局将会进一步重构,这或许也是未来香蕉贸易的机会所在。

  世界粮农组织贸易与市场司经济学家克里夫诺斯曾指出:“我们观察到,香蕉贸易市场的主导从大型跨国公司转向超市和大型零售跨国公司,特别是在欧美地区以及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交通更具多样性,而且更加便宜。以前香蕉买卖往往只通过跨国公司拥有的专门交通渠道运输,而如今大家都可以租用集装箱,将香蕉从生产地运往消费国。”

  实际上现如今的香蕉跨国贸易已经不再是从前那样需要绝对地依赖大型跨国公司,门槛已经大大降低,尤其是从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进口香蕉,几乎没有门槛,很小的贸易商都可以到产区国采购香蕉,然后租用集装箱运至中国销售。相比较下来,到厄瓜多尔采购香蕉则门槛更为高一些,因其航程长,到中国一般需要30天-40天,对资金实力的要求较高,同时航程长风险也大,对质量的把控要求比较高。也正因门槛高,到厄瓜多尔香蕉采购市场竞争没有菲律宾的激烈,近几年中国对其的进口增速也在提升。

  交通运输的便利化意味着香蕉进口贸易的门槛降低,特别对于中国进口商而言,从菲律宾、越南等国进口香蕉几乎没有门槛,从调研获悉,目前仅上海就有50-60家香蕉进口商,而经营菲律宾进口香蕉的品牌就有200多个。可见,东南亚香蕉进口贸易尤其是从菲律宾、越南等国进口香蕉至中国的贸易竞争已经变得异常激烈。

  香蕉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具备规模经济的作物之一。目前国际上以香蕉为主业的跨国公司有美国的金吉达(Chiquita)、都乐(Dole Food)和帝盟公司(Del Monte)、爱尔兰的Fyffes公司,厄瓜多尔的Noboa公司,日本的Fresh system株式会社、驻友商社等。其中金吉达(Chiquita)、(Dole Food)和帝盟公司(Del Monte)等跨国公司,都以香蕉的生产和经营作为主营业务,在南美洲和菲律宾等地拥有大规模香蕉生产基地,并建立了全球香蕉现代物流销售网络,共同垄断着国际香蕉市场约80%的份额。然而,随着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贸易商的崛起,传统老牌全球香蕉贸易公司对全球香蕉贸易的影响力有所下降,市场份额逐年减少,从转型来看,现在更多地将重心放在后期制作流程上,包括香蕉的收购、运输、保鲜、催熟、包装和营销。因此,在中国香蕉进口贸易领域中,或许可以借鉴其转型策略,更关注细分领域。

  当前中国的香蕉生产、贸易经营过程大致可以从贸易模式、产地来源和供应链环节三个方面进行探讨。从模式上可以分为传统买卖贸易、单一品牌聚焦、多品牌推进。传统买卖贸易就是单纯的从产地国采购香蕉进口到中国,然后通过港口分销;单一品牌聚焦主要围绕一个香蕉品牌经营,基本以高端市场为主;多品牌推进则经营各个品级的进口香蕉,不同品牌代表从普通到中高端各个品级的香蕉,并且针对市场不同需求进行分销。从产地上可以分为菲律宾、越南、厄瓜多尔、柬埔寨等,经营各产地国香蕉既可以选择单一国家深耕,也可以在不同产地国家进行采购配比,有效降低风险提高收益。从供应链环节可以分为全环节覆盖和单一环节聚焦,单一环节则包括采购、运输、批发、催熟、销售,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从目前情况看,我国香蕉产业主要分布于广东、广西、云南、海南和福建南方五省区,适宜种植香蕉的土地资源有限,迭加枯萎病蔓延的加剧,香蕉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在既定的事实下,我国一些香蕉投资者开始寻找新的香蕉适作区,除了老挝、缅甸传统投资区外,柬埔寨已经成为新的投资热地。

  2018年8月2日,中国与柬埔寨签署了《柬埔寨香蕉输华植物检验检疫要求协定书》,为柬埔寨香蕉进入巨大中国市场开启大门。该议定书的签署标志着柬埔寨香蕉完成了对中国的检疫准入,成为柬埔寨首个输华水果品种。2019年4月9日,中国海关总署发布最新版本《获得检验检疫准入的新鲜水果种类及输出国家/地区名录》,经过漫长等待之后,柬埔寨香蕉终于跻身其中,正式敲开中国市场大门。一个月之后,也就是5月28日,柬埔寨香蕉首次输华接收仪式就在上海龙吴水果批发市场举行,100吨柬埔寨香蕉通过上海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截至2020年,柬埔寨出口到中国的香蕉已经从2019年的1.75万吨迅速增长到24.12万吨,意味着柬埔寨已经成为中国香蕉的主要进口国之一。

  据悉,在柬埔寨种植香蕉基本上不受台风影响,光热条件适宜香蕉全年生长,不必像国内一样为错开台风和寒潮而调整香蕉留芽期,是难得的优质香蕉种植区。但多年来,由于柬埔寨生产商和出口商无法满足中国严格的卫生和植物检疫要求,柬埔寨香蕉输华一直搁浅。同时,准入之前,柬方所有输华的香蕉只能经由越南(第三国)满足要求后再转运中国,运费及成本相对较高,香蕉对华出口量也较少。如今,随着中方检疫检验程序的完成,柬埔寨香蕉正式获准出口中国,能够直接运至中国港口,节省运费的柬埔寨香蕉将更具市场竞争力。

湖南山水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流体系统节能服务和流体节能装备制造的集团化公司。本着“应用最优技术、产品和服务,为客户提供系统解决方案,提高流体系统能效,共建资源节约型社会”的企业使命,运用流体输送“4A”高效节能技术对流体系统进行整体分析设计,采用EPC(合同能源管理)方式与客户双方共赢,励志成为流体节能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系统服务商。